長沙金海中學

學校辦公室:0731-85639668
招生辦公室:0731-85638388
Welcome to changsha jinhai middle school !
當前位置:首頁 -> 金海新聞 -> 校園新聞
校園新聞allnews
美文選登(三十二) 2020-01-08 08:58:00 來源: 作者: 【 】 瀏覽:285次

濃濃豬油香,深深祖孫情   

1804   鐘穎

外婆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親人,從小我就是吃著外婆煮的飯菜長大的。我想:外婆做的飯菜應該是全天下最香的美食吧。

至于外婆做的飯菜香到什么程度呢?不論我身處何地,只要一想起外婆做的好吃的,便會口水直流。外出讀書后,飄香的飯菜時常會出現在我的夢中,醒來時,嘴角總流有長長的口水……

這次休假回家和外婆說起美食,外婆說她用的都是自己親手制作的原料,其中我最愛吃的油渣炒青椒,那里面的油渣就是她煉油后的副產品,吃著既衛生又美味!耙^年了,明天煉豬油,給你做油渣炒青椒!蓖馄抛詈笠荒槾葠鄣貙ξ艺f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外婆就提回來一大袋白花花的肥肉。只見她用熱水洗干凈后切成手掌心大小的薄片,切完后在鍋里放一小碗水開大火,將切好的肥肉放進鍋里。

我不解地問外婆:為什么要放水,那樣不是不純了嗎?外婆說用水打底,火燒掉的是水,沒有放水火,燒掉的就是油,煉出的油就少了。說著說著鍋里的肥肉就像連體嬰兒一樣粘連在一起了。外婆說要開中火慢慢煮了,“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讀書也是這樣的,要循序漸進哦,寶貝!

“您想象力真豐富!”我不由得沖外婆做了個鬼臉。不一會兒,我就看到鍋里的連體嬰兒“咝咝”地向四周溢出清澈的液體,并且有一點金黃的顏色搭配進去了?諝庵胸i油的特有香味已經漸漸散發出來。

我對外婆說:“豬油好香!以前我偷偷地嘗過,油油的,沒有什么味道!

“那可不一定哦!豬油在我們小時候的那個年代可稀罕了,就著一點點豬油拌飯吃,那是過年才能享受到的美味。你們呀!就是吃叼了嘴”外婆用十分深情的目光注視著鍋里沸騰的豬油,繼續說道,“在我小的時候,我外婆也會做許多許多可口的飯菜。她還在世的時候,家中的光景也是十分美好的,外婆會變著法子給我們做好吃的。每年過年都會殺年豬,煉豬油。想不到一轉眼,我也在為我的孫子們煉豬油了……”

此時,鍋中的豬油沸騰得厲害起來,亮晶晶地翻滾著,香味四溢。入鍋時白花花的肥肉變成了金黃色的了。外婆把火關小并拿來不銹鋼的勺子把滾燙的油舀出來放進油桶中。最后,外婆把火關掉從鍋中撈出油渣放進碗里。此時,油桶里的豬油香噴噴、金燦燦的,散發著誘人的香味,滿屋子都變香了,還不斷冒著熱氣。我瞬間餓了。

外婆輕拍我的頭告訴我:“等油凝固變成了白色膠狀物,不會像現在這樣香了。我小的時候,我的外婆煉完豬油后剩下的油渣也總是收起來。過年或有客人來時,炒著吃,打湯喝,香香脆脆的,吃起來別提有多美味了!笨粗馄鹏W角隱約的白發,我好像聽懂了外婆的話。在物質缺乏的年代,油渣竟然成了外婆家的美味佳肴。

如今,生活條件變好了,外婆依然保持著勤儉節約的家風。如今的外婆已經老了,但我分明看到她慈愛的目光里充滿著堅毅與眷念。

外婆,你就像我生命里溫暖的陽光,賦予我堅定前行的動力。我愛那濃濃豬油香,更愛我那慈祥可親的外婆!

指導老師:周洪旭

母親的小木梳  

1806  古晴軒

如銀似水的月光從窗欞經過,溫柔地流瀉在一把雕花的小木梳上。我輕輕地撫摸著小木梳,那熟悉的檀香味輕輕飄過我思緒的原野,不知怎的,竟在眥角出現了點點濕潤。
也曾是一位從畫中走出來的女子,柳眉不點而黛,淡如遠山,輕輕蹙起時有萬千風情。記憶中,最美的還是那如瀑布般傾瀉的烏發。她許是愛極了她的長發吧,每天清晨、傍晚,她總要用一把精致的小木梳,把那烏黑锃亮的長發梳得柔順而平整。她,便是我的母親。小時候,我格外喜愛看母親梳頭發,從發根到發尾,小木梳將美好都均勻地鋪展在每一根發絲上,仿佛月光親吻樹梢,恰似微風拂過琴弦。
可母親剪斷了她的長發。
一年前,外婆患了重病,母親不得不把家中大大小小的事務都包攬了起來:工作、洗衣、做飯、照顧外婆......她把自己變成了一只陀螺,無休止地旋轉著。起早貪黑,成了她慣有的生活節奏。就這樣,母親的長發變成了短發。幾次三番地,我請求輟學回家幫她,但她無一例外地回絕,還將我呵斥一頓。她變了,變得凌厲,像是換了一身堅硬的鎧甲,讓人無懈可擊。那把小木梳也被她冷落一旁,很久很久……
直到那一晚。學校放了假,我偷偷地回了家,想像以往那樣,給她一個驚喜。我躡手躡腳地打開了家門.燈竟然還亮著——
一個憔悴的身影伏在桌上,凌亂的發絲輕輕地鋪在她瘦削慘白,又略顯黯然的臉頰上。許是太累、太辛苦,睡夢中的她竟皺起了眉。濃濃的澀味悄無聲息地蔓延開來,化作細細密密的霧氣,在眼眶蒙上一層濕潤。我本想為蓋上一件外衣,卻不失手碰落桌上一串鑰匙!班辍,鑰匙在觸碰地面時發出一聲格外清脆的聲響。
母親猛地抬起頭,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驚愕地望著我。就這樣,四目相對。在母親的眼中,我拼命地尋找著曾經的色彩,可取而代之的,卻是飽經滄桑的乏倦。這樣的對視大概持續了半分鐘,欣慰的笑容轉而浮現于她的臉頰,深深淺淺的皺紋,仿佛也開始舞蹈起來。
“媽!蔽疫煅手,打破了這個沉寂。
“回來了!”母親的聲音有些許嘶啞,但能感覺到略帶渾重乏力中流露出來的歡欣雀躍。本有千言萬語欲向母親傾訴,那斷腸般的思念之苦,卻又似洪水被閘門阻擋。這時,那把小木梳的身影不偏不倚地落入了我的眼簾——它還是像往常那樣靜靜地躺在一個古檀色的小木匣里,表面布著一層黯淡的塵埃,仿佛在訴說著歲月的暗沉。柔色的燈光輕輕覆蓋,把小木匣的影兒拉得很長。我輕輕拾起小木梳,撫凈灰塵。
“媽,我來幫你梳頭吧!”
撫過母親那已經有些枯黃的短發,將歲月的溫情悄悄珍藏……
有誰知道,母親的生命中也曾有過芳華的蒞臨?只有小木梳知道,可是,木梳無言,它總是靜默著……
指導老師 周洪旭

背影·我·母親   

1810  吳新榴

世人常說父親的背影是最偉岸,偉大的,但對我而言,嬌小的母親的背影卻是最讓我難以忘懷的!}記

大雨連綿,秋風拂過我的面龐,冷冽的寒風不禁讓我黯然神傷,這幾日的低溫讓我恍然大悟,原來夏早已遠去。我獨自一人走在風雨連廊上,時而歡喜時而愁,愁的是今日,喜的也是今日。

我快步走上樓,心虛般悄悄地推開教室后門,把頭探進去,四處張望著,唉!該來的還是來了,只見我的母親正坐在我的座位上,眉頭緊鎖,臉色凝重的在看些什么,我硬著頭皮走上去,低著頭像是一個被人贓俱獲的“犯人”,母親抬頭看著我,突然一笑,我看著母親的笑容,釋然而笑。

好不容易熬過了上午,母親摸摸她的肚子俏皮地笑道:“我為了你連早飯都沒吃呢,好餓呀!食堂在哪,好久沒吃過學校的飯菜了”,我在后面走著,看著母親在前面四處打量著什么,我看著她的背影,眼神望向了遠方,思緒回到了從前。以前小學的我和母親關系很僵,每天都是“勾心斗角”,仿佛在“演宮斗劇”一樣,最開心的就是去上學,這樣就可以擺脫她們的控制?墒墙鸷V袑W,仿佛成了我與母親關系的粘合劑,從以前的“敵人”變成了現在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了。飯后,我們互相依偎著走在風雨長廊上,風輕輕吹過樹葉發出“沙沙”的聲響,幾個好學生慢悠悠地走過,母親對我開始了一場漫長的談心,我沒有說話,聽她講著,她是以一個平輩的心態對我說的,這不像長者對晚輩的教育,這更像是一種勸說,一種朋友間的傾訴,我頓時明白了自己的過錯。

母親對我說:“好好學習,多注意自己的身體,再見了!”她撐著雨傘,緩緩走向校門。我看著她的背影終于難以忍受,淚如涌泉,從那刻起母親的背影便深深刻在我的腦海之中。

風輕輕拂過我滿是淚痕的臉,大雨依然在不停地下著。

指導老師:顧瑞


野草社区在线观看_三分钟免费观看视频_日本最新免费二区三区